来自 国际 2018-12-01 19:02 的文章

下一个四十年如何推动中国更高层次的开放

下一个四十年如何推动中国更高层次的开放

 
   

人民网讯  11月16日-17日,由全球化智库CCG、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和三亚市政府共同主办,中国美国商会和中国欧盟商会协办,联合国工业与发展组织作为支持单位的第五届中国企业全球化论坛在三亚海棠湾红树林度假酒店举行。16日,在开幕论坛上,到场嘉宾以“下一个四十年如何推动中国更高层次的开放”为主题分享了最新最前沿的企业海外投资及全球经贸形势的智慧。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30年来,海南主要经济指标实现数十倍甚至百倍增长,从一个边陲海岛发展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窗口。进入新时代,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中国的开放环境、开放方式、开放重点、开放角色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在新的世界格局下中国开放之路的新航向又是什么?面对世界中的资本流动,跨国公司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

CCG主席、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博鳌亚洲论坛原秘书长龙永图:除了WTO改革,我们还要积极参加区域贸易协定以及区域贸易集团谈判

国际上出现了逆全球化的潮流,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的形势逼着我们寻找一些新路径和有效措施去推动中国的对外开放。现在中国政府就采取了以更高层次的开放来应对,但是更高层次的开放更应需要各方面的努力。实际上今后更高层次的开放,除了WTO改革以外,我们还要积极参加区域贸易协定以及区域贸易集团的一些谈判。在展望新的对外开放的一些措施时,打造一个好的营商环境是扩大对外开放、培养核心竞争能力的一项重要条件。在改善中国营商环境时有两件事情值得引起重视,一是怎样实行WTO国民待遇的问题,要真正实现对于不同所有制的企业,包括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外资企业一视同仁;二是怎样解决中国一些行业对外开放的问题以及投资门槛的问题。

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果是中国推向更高层次开放的基础

中国如何在新形势下推动更高层次的改革开放,这是一个关系到中国的发展和命运的极其重大的战略性课题。首先我们要对中国经济将进一步向更高层次的发展、实现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有坚定的信心,因为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的发展,中国的综合国力有了空前的提高。在把中国自己的经济发展好的前提下,我们要积极参与全球经济治理。在开放方面,往往外部的压力是推动我们内部结构改革的动力,关键是我们如何把握好改革的节奏。在WTO改革方面,我想三个问题需要解决:一、WTO效率需要提高,二、需要急迫地解决WTO上诉争端机制的问题。三、在提出改革方案的同时我们自身的改革,特别是结构性改革的任务要坚定而且要向前推进到一个更高水平。

商务部原副部长、第十二届政协委员陈健:更加深入地参与到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建设

中国是开放促进改革这样发展起来的,只开放不改革是不可能的。国际层面来说我们加入了国际治理体系,特别是经济治理体系。总的说来,前四十年中国呈脉络横向改革,后四十年还要向深层次去开放。自由港的开放一定是比地域领域的开放更加深刻,这要赋予地方更多自主权,让市场在整个资源配置中发挥最主要的决定性作用。我们要更加深入地参与到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建设当中去,使经济秩序更加开放、普惠和平衡。同时,我们提出要建立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命运共同体的基础是利益共同以及责任共同,但是更加重要的是一定要有统一的价值,这是一个开放、包容、普惠、平衡的共赢理念。进一步解放思想、把握好自身、实实在在地推进对下一步深入改革开放具有重要意义。

CCG主任、商务部中国国际经济合作学会副会长王辉耀:参与多边机制有助于中国更深层次的开放

在回首过去四十年、展望未来四十年的时候,非常重要的一块就是中国要更多地参与到国际的多边机制中。自十八大以来,中国在积极投身于全球化进程中,推动全球化、支持全球化已成为中国高度的共识。 

CCG副主席、厚朴投资联席主席、原工商银行副行长张红力:要想迎接更高层次的开放一定要遵循市场规律

回顾改革开放四十年,总结我们取得的成绩至关重要。中国应积极主动地融入到世界经济的大河当中去。我们的目的是使整个全球化、整个世界贸易可以上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并得到更好地发展,而我们要想迎接更高层次的开放,一定要遵循市场规律。加大直接融资的比例使企业从资金向资本方面更多地进行转换,将有助于企业更加健康发展,也将有助于中国经济更进一步更高层次地健康发展。

CCG副主席、华坚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华荣:面对全球经济发展,中国企业来来应该立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