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国内 2019-01-12 14:15 的文章

电视专题片《红色通缉》第二集《织网》

【新闻播报:戴学民落网】

解说词:2015年4月25日,“百名红通人员”名单公布仅三天,就传来了首名嫌犯落网的消息,速度之快出人意料,也让落网的第一人戴学民备受舆论关注。

解说词:戴学民,“百名红通人员”第90号;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证券营业部原总经理,涉嫌挪用公款3300余万元,2001年8月出逃。调查发现,他经中国香港,到韩国,再前往中美洲东海岸的一个国家:伯利兹,1994年他就通过投资移民获得了伯利兹国籍。然而,这还不是戴学民真正的目的地,他最终落脚是在英国。

【字幕:英国 伦敦】

解说词:伦敦,事实上才是戴学民多年的藏身之地。他到达伯利兹后,最初想再移民美国,但是申请被拒。戴学民转而申请移民英国,获得了许可。在英国他起初希望在金融业谋职,但由于英语不好等多种原因,谋职并不顺利。

戴学民(“百名红通人员”第90号):英语也不行,去了做内部分析研究的话,累得吭吭哧哧的。搞研究的都是年轻人,再一个眼睛也不大好,老眼昏花的,爬格子也受不了。我那点收入,那就是穷人。

解说词:戴学民在伦敦市郊租房居住,他出逃时只带了少量资金,一度交付房租困难,向朋友借钱周转。而在生活上,他也觉得难以融入当地社会。

戴学民:孤独,孤独就是说朋友少,医生有医生俱乐部,律师有律师俱乐部,它这个俱乐部里面有各种活动,你非俱乐部的成员,非会员的话,你打不进去这个圈子。你不知道他在里头是干什么的。

解说词:戴学民在英国生活得并不如意,但此时对他的追逃也并不顺利。这也是十多年前许多外逃案件面临的普遍情况,一旦人逃出了国门,往往办法有限。

潘淑平(南京市纪委监委工作人员 时任南京市检察院工作人员 ):因为当时的条件限制,我们是不知道他到英国了。我们大概知道他到了伯利兹,这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我们通过公安部办理了一个红色通缉令,但是始终没有消息。

解说词:党的十八大后,全面从严治党深入推进,追逃追赃工作形势发生根本性变化。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对此进行专题研究,强调加强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是坚持党要管党、从严治党,遏制腐败现象蔓延势头的重要举措。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重要决策,提出“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加大海外追赃追逃、遣返引渡力度”。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坚决贯彻党中央决策部署,研究解决追逃追赃工作中的重大问题,建立健全集中统一、高效顺畅的协调机制。

解说词:2014年6月,经中央决定,正式成立中央追逃办,由中央纪委牵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外交部、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人民银行为成员单位。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也相继建立起省、地市两级追逃追赃机构,各级党委按照中央要求,也将加强追逃追赃纳入反腐败工作总体部署之中。从中央到地方,各相关部门既统筹协作,保持步调一致;又分兵把守,发挥各自优势,做到上下联动、内外配合,形成在统一协调下合成作战的工作机制,共同构架起一张全方位的追逃网络。

【新闻播报】今天,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正式启动天网行动,部署2015年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

解说词:2015年,天网行动启动,追逃追赃工作开始重拳出击。中央追逃办从此前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过红色通缉令的人员中,重点挑出一百名,以“百名红通”的醒目形式,于2015年4月22日向全球集中公开曝光,戴学民就是其中之一。

潘淑平:22号公布的,23号晚上有紧急情况,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了消息。

解说词:更让人吃惊的是,戴学民此时应该就在国内,这个消息是从上海传来的。

【字幕:上海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

解说词:原来,在上海边检总站,“百名红通”公布的当晚,一场排查就已经展开。上海机场是出入境的一大口岸,工作人员连夜将这一百人的照片,运用刚研发出来的人脸识别技术,在出入境人员数据库里进行比对。他们的通宵努力没有白费,果真发现了不止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其中之一,就是在2014年10月,有一个持英国护照名叫“乔弗瑞·戴”的人入境,和戴学民高度相似。而且,没有查到再出境的记录,很可能还在国内。上海市追逃办将线索紧急上报中央追逃办。

陆卿(上海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民警):当时是通宵的,是与时间赛跑,怕他知道这个消息,在我们发现他之前出去了,那他逃掉了。